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大搖大擺的搶劫

作者:換漁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第二天一早許浩早早的就醒來了,街上的人從家里走出來互相說著過年好,李月明穿著一身灰色的袍子走了出來,他喝了一口酒伸了個藍藥對許浩說道:“好了,從今天開始就正式帶你修煉,我的木雕你已經學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要你自己去感悟了。”

    “啪!”李月明一把抓過許浩一步邁出二人立刻消失不見,許浩早已習慣李月明的縮地成寸,但現在再次嘗試的時候還是感到無比的玄妙。

    “師尊,我們去那里?”許浩抓著李月明的衣服大聲的問道。

    “大羅劍宗有個洗劍池,過年了,帶你去泡泡澡去。”李月明一邊說著話一邊急速朝那邊飛去。

    事實證明成道境修士的縮地成寸還是很強大的,沒多大一會兒他們兩個就到了,大羅劍宗也是中州頂級的宗門,雖然說近期在和神拳宗開戰,但本宗還是沒什么損傷,畢竟開戰的主力還是那些三四流的小宗門。

    許浩真正的見識到了李家的宗門之后他才明白了自己的尋霧盟和他們差的有多少,他的尋霧盟頂多算是一個準三流勢力,真正的三六勢力之內是有成道境修士的,而他的尋霧盟內連一個成道境的存在都沒有。

    一個宗門的綜合實力和宗內的最高戰力是有直接聯系的,就像李家,十大金牌長老,個個都是成道境后期,而且其中還不乏像李月明這樣的成道境大圓滿的高手。

    其他宗門相信也差不多,畢竟他們從來都是分庭抗禮的。

    這大羅劍宗的山門真是無比的雄偉,遠遠看去一把巨大的石劍斜著插在地上,在那劍柄之上一座座房屋建立,這個大羅劍宗全宗竟然全都居住在這石劍之上,由此可見此劍之巨,如此手筆,真乃神跡也。

    “子凡師侄,過年了,師叔前來,還不速速出來拜見?”李月明拉著許浩駐步虛空對著那大劍直接喊道,雷音滾滾,聲浪滔天,李月明的聲音直接籠罩了整個大羅劍宗。

    “嗖!”許浩看到,從李月明說出這句話之后那大劍之上頓時好幾個人影飛出,他們起初還有很遠的距離,但下一個瞬間就到了許浩他們的身前。

    為首一人身穿道袍,整個人的氣質都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許浩暗暗猜想此人應該不是個小角色,但當那人看到李月明的時候臉上卻不自覺的露出了苦笑的神色。

    他對李月明拱了拱手不情愿的說道:“月明師叔,您怎么又來了?三千年前您師傅帶著您對我們是一通搜刮啊,我才剛剛恢復好元氣,一千五百年前您拖家帶口的又來了,對我們又是一頓搜刮啊,那時候您確實是著急,我們也就不說了,但現在我們真的才剛剛緩過來您怎么又來了?”說話的這人正是大羅劍宗的現任宗主——王子凡!

    “行了行了,你別跟我哭窮,我這次來也不跟你要太多,給我徒弟三十顆仙靈果,我們再泡一泡你大羅劍宗的洗劍池也就夠了。”李月明擺了擺手說道。

    “什么?”那王子凡瞪大了眼睛,仙靈果?三十顆?他立馬擺了擺手說道:“不可能,這仙靈果一千年開花,五百年結果,每次結果也不足五十顆,您一來就要三十顆,您真當這是大蘿卜呢?沒有,一顆都沒有!”

    “哼,我不是來和你商量的,你要是不拿出來你現在就趕緊把你們宗門的那幾個老不死的都叫出來,不然別怪我以大欺小了。”李月明面色一冷身上氣勢勃發,直接壓得對面那些人氣都喘不過來。

    “李月明,你欺人太甚了,你不就是比我大羅劍宗的老祖多走了半步嗎?何至于你如此猖狂,當初你父親渡劫,要不是我大羅劍宗給你們的仙靈果,你爹連三衰劫都挺不過去,你不知感恩,現在反而還來打劫,真是和你那霸道的死鬼老爹一模一樣!”王子凡身后的一個大羅劍宗的長老大聲的斥責道。

    “放肆!”李月明聽到這話怒急,他從空間中探出手摸出他的劍沖著那人就是一劍。

    身為大羅劍宗的長老那人也不是個什么軟柿子,已經到了成道境中期,他大喊一聲努力掙脫李月明的壓制,反手也拿出一把劍奮力抵抗。

    但他顯然還是不夠格的,李月明一劍劈下他直接像被流星砸住一般咚的一聲插進了地里,李月明再想取他性命真是易如反掌。

    “哼,留你一條狗命,再敢出言不遜,我讓你身首異處!”這北羅劍宗的底蘊非凡,李月明也不好下死手到這種程度就差不多了,他收起劍對王子凡說道:“好了,就十顆好了!”

    “最多兩顆!”那王子凡面色難看的搖了搖頭說道。

    “行吧,兩顆就兩顆,快拿來!”李月明伸出手看著王子凡說道。

    “唉!”王子凡嘆了口氣揮手間出現兩個玉盒里面安靜的躺著兩顆黃色的靈果,其上靈氣環繞顯得十分不凡。

    “嗯,不錯,把你的護宗大陣關閉半個時辰,我們泡完洗劍池就走,還要去南脈劍宗呢,別浪費我的時間。”李月明皺著眉頭說道。

    “不行!”那王子凡還沒說話,但那個大羅劍宗的長老卻從地里面掙扎了出來,他急速飛上來嘴里還喊著阻擋的話,李月明怒哼一聲直接一掌拍下,可憐那個長老才剛剛出來這下又回去了。

    “唉!”王子凡嘆了口氣對身后長老說道:“聽他的吧,老祖正在閉死關,不能打擾,滿足了他的要求他也就走了。”王子凡頗有些破財免災的意味。

    “嘩!”只聽到一聲輕飄飄的聲音傳出,一層光罩消失不見,許浩這下才發現這里竟然還有著這么大的一層護罩。

    “嗖!”李月明多余的話也不說拉著許浩連續幾步邁出,再睜眼的時候就已經到了那劍柄的最高處了。

    在那劍柄之上有一個三丈見方的小池子,李月明指著那池子對許浩說道:“傳聞這個小池子是當初縱橫云瀾星數千年的青蓮劍仙飛升時洗劍磨劍的地方,其中蘊含著他的一絲意境,許多修道的人都會來這里泡一泡,我曾經也到這里泡過,現在該你了。”

    “師尊,這大羅劍宗為什么會這么輕易的就讓咱們進來?難不成大羅劍宗所有的人都打不過你?”

    “那倒不是,大羅劍宗的底蘊也很深厚,我和他們要的只是一小部分,并不動他們的根基,所以他們不會急的,再說了,他們整個宗門上上下下只有一人能夠和我對上幾招,而他現在又在閉死關,所以這大羅劍宗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無人能奈我何,你快進去泡著吧。

    我的師傅也就是我父親,當年也是這么培養我的,我不會做人師傅,也就這么培養你了,你好好修煉就是,去完這家我們就去下一家!”李月明一笑然后一腳把許浩踹了進去。

    許浩正準備說話,但那池中的水突然變得凌厲起來,他感到一股非常深厚的力量朝他的腦海中鉆去,他模糊中好像看到了一個身影坐在這里洗了洗手中的劍然后一步邁出,手中的劍光芒萬丈,照耀周遭數萬里天空,一切的一切都不復存在,只剩下些許還在彌漫的劍氣,誰也不知道那青蓮劍仙是否突破,是否飛升,但他確實是這數千年來第一個光明正大突破并且飛升的修士。

    許浩現在沒辦法想其他的那些東西,他的腦海里只剩下了一副畫面,一個白衣男子洗好劍了之后立刻沖天而起,這畫面一直重復,許浩感覺他自己好像抓到了些什么東西,但又很模糊。

    時間一晃而過,一個時辰的時間立馬就到了,許浩緩緩睜開了眼睛,他看了看李月明搖了搖頭說道:“那位前輩的那一劍實在是太過玄妙,我模仿不來。”

    “你看到他了?”李月明驚訝的問道。

    “嗯,我看到一個白衣修士洗好劍之后一步踏出向著天空而去,劍光照耀四方!”許浩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唉,我也不知道你和他到底有沒有緣分,我當年什么都沒看到,但是卻在這里感悟到了第四種意境,而你都看到他了卻沒感悟出什么來,不說了,一切皆為緣法,我們去下一家!”李月明的一指點出,許浩的衣服瞬間干燥,他拉著許浩一個飛躍就離開了。

    “師尊,我們真的要去南脈劍宗嗎?”許浩抵御著疾風對李月明問道。

    “當然,咱們這一脈向來都是這樣,我一直都沒讓你修煉就是為了給你打這個基礎,萬一你那天突破到脈輪境就不好玩了,經過大半年的積累也差不多了,此時正是時機!”李月明對許浩一笑說道。

    “可南脈劍宗可能不好惹吧!”許浩又想起了王藏劍那個老混蛋,當初他差點要了自己的小命,幸虧有小烏龜在,不然自己就真死了。

    “放心吧,王藏劍那老家伙此刻正在和神拳宗對峙,并不在宗內,南脈劍宗有一個上萬年的玉蜂巢,千年才能產一小塊兒蜂蜜,現在應該差不多了,這玉蜂的蜂蜜可以洗清你體內的雜質,十分珍貴,我們闖進去拿了就走,這南脈劍宗不好對付,我們不能像對大羅劍宗那樣!”李月明一邊走一邊對許浩說道。

    “哦!”許浩抬頭看著李月明心中暗暗發笑,自己這個師傅別的不說,誰家有好東西還是一清二楚的,真是太對自己的胃口了,行事不拘小格,亦正亦邪,這樣的師尊真是讓人摸不清頭腦又十分的溫暖!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