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卷 第八百六十九章 辭行

作者:白袍將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章鳴岳冷笑道

    “衛候可不要自夸,軍令如山不是可以兒戲的!”

    蘭子義冷笑著回應章鳴岳道

    “我打過仗,知道軍中無戲言,只要你肯讓我去帶兵我保證把山里的妖賊全給你剿滅。”

    章鳴岳道

    “既然如此衛候敢不敢立軍令狀?”

    蘭子義雖是一腔怒火想要宣泄到章鳴岳頭上,可他并沒有蠢到會被章鳴岳激將的地步,這軍令狀要是簽了,只要章鳴岳在朝中稍稍使點絆子,蘭子義前線都得忍饑挨餓,到時山里妖賊剿滅不掉,蘭子義難道還真的把自己腦袋摘了給章鳴岳送去。

    所以在章鳴岳說完后蘭子義并沒有立即回答他,蘭千陣借機為自己兒子解圍道

    “混賬東西!有你這樣和首輔大人說話的嗎?你才打了幾天仗,也敢簽軍令狀?還不退下!”

    章鳴岳怎么肯讓蘭子義輕易輕易挑出坑去?他道

    “代公,軍中無戲言,豈能因為年輕就不簽軍令狀。”

    隆公公這時搶了一步回答章鳴岳道

    “帶不帶兵和簽不簽軍令狀沒關系,衛候年少有為,正是大有作為的時候,章首輔強迫衛候簽了軍令狀反倒束縛了衛候手腳。皇上愛才心切諸位大人都知道,說句不吉利的話,就算衛候帶兵有所閃失,皇上也不會因為一次失利就把衛候命給收去,依我看,這軍令狀就別簽了。”

    章鳴岳自知今天勢單力薄,對方聯手施壓他是沒法硬抗的,于是他只得退一步說

    “不立軍令狀就不能讓人置于死地而后生,這樣又怎么保證衛候攻必取,戰必勝?不能保證衛候滅賊,那就得換人。”

    魚公公聞言怒道

    “笑話!老夫打了這么多年仗,從來沒聽說過把刀架在人脖子上就能讓人百戰百勝的!你要非說衛候不行,那就讓戚榮勛上,讓他立下軍令狀,我來看看他是不是百戰百勝。”

    魚公公這話終于把章鳴岳呵住,章鳴岳想了想后終于不再做聲。隆公公見章鳴岳不做聲于是開口道

    “那就這么定了,讓衛候去大營負責剿匪。”

    說完后隆公公問魚公公道

    “魚老哥,您看今天還有沒有別的事。”

    隆公公這話一出,下一句便是退朝,可要是退朝了他蘭千陣還怎么辭行?所以蘭千陣立刻朝向龍榻拱手道

    “皇上!兩位公公!末將還有要事要奏。”

    魚公公問道

    “三郎還有何要事?”

    蘭千陣道

    “末將入京已久,鎮中公務怕已堆積如山,諾諾剛平,北鎮防務不可松懈,再兼平城正在開倉發糧,亦需調度人手,故而想請皇上恩準末將歸鎮。”

    榻前隆公公聞言笑道

    “代公才來了幾天。這就著急要走?”

    蘭千陣賠笑道

    “尚有嬌妻獨守空房,我也得早點回去好讓他安心。”

    蘭千陣說出“嬌妻”后引得眾人都笑了,隆公公正要說話紗帳中的皇上突然有了反映,皇上抬起手來長長的呻吟了一聲,殿中諸人嚇得紛紛跪倒在地。蘭千陣以為自己又惹了禍端,趕忙解釋道

    “末將言語不當,不該在勤政殿中說此粗俗言語,還請皇上恕罪!”

    只是皇上在呻吟過后又慢慢的將手放下,他轉頭看向隆公公,隆公公問皇上道

    “皇上莫非是要讓代公去辦那件事?”

    紗帳里的皇上聞言微微頷首。得到了皇上點頭,隆公公和魚公公便從地上站了起來,隆公公掏出手絹擦干滿頭汗水,同時吩咐殿中其他人道

    “諸位大人都清起吧。”

    接著隆公公調侃蘭千陣道

    “代公勇猛,大正無雙,怎么卻落了個懼內的毛病?”

    蘭千陣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笑著解釋道

    “北鎮苦寒,風沙凜冽,拙荊身體素弱,每到冬天都會染風寒,中秋一過,天氣漸涼,我擔心她的身體。”

    隆公公笑道

    “你的兒一人留在京城你不擔心,卻要擔心自家夫人,看來你們兩口子很是恩愛啊。”

    蘭千陣道

    “我兒在京承蒙皇上厚恩,還有兩位公公和他三個哥哥照顧,定無問題,可我內子在鎮卻只有她一人,這當然不能比了。”

    隆公公聽到蘭千陣說“一個人”立刻壓低眉梢,他瞇著眼笑嘻嘻的問道

    “代公夫人難道不是北鎮人?怎么在自家府里卻成了一個人?”

    隆公公這般一問,蘭千陣與蘭子義頓時就渾身冒汗,蘭千陣咬牙定住神道

    “內子的確不是北鎮人。”

    隆公公貌似對這件事情很感興趣,他追問道

    “那代公夫人是哪里人?”

    蘭千陣道

    “具體哪里人士我也不知。”

    隆公公道

    “這可有意思了,代公與夫人同床共枕和么多年,卻不知道枕邊人的底細,這晚上睡著可安穩嗎?”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十七年前那個被蘭千陣滅族的青年現在已經是大正內廷第

    一人,他現在這般發問在蘭千陣看來就是要算當年的舊賬,這賬要是被刨出來那他蘭家就是把祖墳挖了也沒法平息隆公公的憤怒。還好這時魚公公開口,他吟著嗓子對隆公公道

    “我說隆公公,你我是什么人?連找個對食都只能瞎演戲,你管人家夫妻怎么過呢?咱沒那本事,問那事不是給自己添堵么?”

    隆公公聞言轉臉對魚公公拱手道

    “老哥說的是,我的確不該問。”

    蘭千陣則解釋道

    “北鎮比鄰草原,風俗略與草原同,我家祖上又是塞外部落民,留下了搶親的風俗,夫人就是我搶回來的。”

    這次隆公公沒在追問下去,他只是笑著同意了蘭千陣的說辭。蘭千陣好不容易逃過一劫,趕忙岔開話道

    “剛才公公問皇上要讓我辦事,不知是哪件事要我去辦?還請公公明示。”

    隆公公聞言笑道

    “其實也沒什么事。代公要走也是為公,除了走的急了點,也沒什么其他問題,按理來說我不該阻攔。”

    蘭千陣聽到這話胃里立刻泛起酸來,既然不該阻攔那就不要攔,可偏又要說這么多廢話那就是肯定要攔了。果然隆公公接著說道

    “但朝廷總是面臨著諸多難處,有件大事還非得代公去辦不可。”

    蘭千陣拱手抱拳,硬著頭皮問道

    “皇上有何難事要我做,但說無妨,末將就是粉身碎骨也得把事替皇上辦了!”

    隆公公笑道

    “代公言重了,不需代公粉身碎骨,只需代公為皇上要得錢來就可。”

    “要錢?”蘭千陣抬頭說著,臉上寫滿了疑惑和不解。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