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章 村民出城

作者:清陽君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金欣為下山的村民們在廠房內騰出了位置,把大家引進來之后,便關上了廠房的大鐵門,一下子涌進來將近一百號人,使得的原本就不大的茶廠廠房瞬間變的擁擠了起來。

    村民們各自組成小組,一小圈一小圈的圍坐在了一起,有的在和之前已經待在里面的受困群眾打著招呼,有的則聚在一起打著撲克或聊天打發著時間,也有的趕了一晚上的路此時已經提前躺下休息了。

    為了不打擾大家,金欣帶著張偉民和末日行動組的隊員還有陳教授一起來到了二樓,幾個人圍坐在一間房間內,中間點著火把,金欣的手下又為大家送來了食物補給和水。

    看著末日行動組的隊員們吃的狼吞虎咽的樣子,金欣站在一旁把目光落在了放在張效雷身邊的箱子上,他走了過去準備去靠近看看,卻被坐在一邊的正啃著面包的張效雷給攔住了。

    他只得尷尬的站起身向邊上挪了挪說到:“看來大家還是不相信我是受到委任協助楊部長來解救大家的,這位大胡子的兄弟你這么緊張,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這箱子里面應該就是x試劑了吧?”

    張效雷抬頭看了一眼金欣,但是卻沒有理會他,到是一邊的張偉民站起身走到他身邊說到:“金隊,天亮之后確定是會有車來接村民們出城是嗎?”

    “千真萬確,你的兩位隊員剛剛也聽到我和楊部那邊的調動電話了,為什么你們一直不相信我說的呢?”金欣顯得有些焦急的說到。

    張偉民看著金欣的表情,思索了一會,他和隊員們一樣雖然接受了面前這些人的救助,但是他始終不能放下對這些人的戒心,畢竟現在這樣的情況讓他覺得有些太過于順利了,一切似乎跟有人安排好了一樣,剛剛逃出孝山內刀疤男的追捕,就直接碰到來接自己的人了,而且還是他們準備去找的楊禮手下的人,難道殷晨寶他的父親殷鐵生如此這般料事如神?

    金欣看著張偉民皺著的眉頭說到:“張隊看來你們還是有些顧慮,不過沒關系,再過幾個小時你們就會知道了。”說著金欣就帶著自己的隊員朝著房間外面走去,在準備關上房間門的時候,他有重新從門口探出腦袋說到:“提醒各位一下,現在是3點50分,你們還有2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早上6點我們準時在樓下集合!”說罷便關上了們走了出去。

    門被關上以后,郭林立刻閃身走到了門邊,把耳朵貼在了門上聽著金欣和他的手下走遠了之后,才轉身來到了張偉民的面前說到:“張隊,這幫人我們到底能不能信啊?”

    張偉民看著郭林說到:“現在信與不信都得等到天亮才能知道結果,現在我們也只能先在這休息了,折騰了一個晚上,村民們也很累了,你們也都太辛苦了,不管怎么樣能在這先休息會也不錯,而且我們就算不信任他們,一時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了,畢竟下面還有那幾十號的村民,再有幾個小時天就要亮了,帶著疲憊了一夜的村民,我們根本跑不遠,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刀疤男的熱給發現,而且出了這孝山外面還有喪尸威脅著村民,我們暫且選擇相信他們吧,說不定真的可以跟著一起先混出城呢!”

    “是,眼下我們在城里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只要能先把x試劑帶出去,就可以尋找新的地方給陳教授做實驗了!”龐俊補充到。

    “可是外面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我們還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理事會對被搜救就出來的群眾進去安全區搜查的很嚴,現在也不知道理事會是殷部長說到算還是幕后組織在操控,我覺得我們不能和群眾一起出城,否則剛到關口我們就會被發現的!”殷晨寶站出來說到。

    “你的意思是現在你父親緊緊只是表面被幕后的組織給控制了,但其實他內心里還是想著去改變對嗎晨寶?”張偉民點上一根煙說到。

    “是的,張隊,晨寶說是十分有可能的!”王井建站起身,繼續說到:“現在理事會那邊殷部長一定是被幕后組織所威脅了,我之前混在山下刀疤男那營地里面的時候,就聽到那里的戰士們私下里說,此次新進晨的楊禮同他的部隊里的人和刀疤男他們根本就不和,自從楊禮他們進城之后,刀疤男就一直在籌劃吞并楊禮整個部隊的事。”

    “互相殘殺?”大壯不解的起身也走了過來。

    “不,不是互相殘殺,是在目的上的不同,刀疤男想在這市里面獨占山頭,而楊禮本著救人第一的目的進城的,所以單從這一點我們可以判斷楊禮其實和刀疤男不過是貌合神離,這應該和他們幕后主使的目的不同有著很大的聯系!”王井建分析到。

    摸著下巴看著王井建的張偉民,在心里仔細的分析了一下,他十分贊同阿建從山下營區里探來的一些消息,他摸了摸下巴,丟掉了手中的煙頭說到:“明天我們把村民們先送上車,他們是無辜的,所以得讓村民們先出去,我們稍后在做打算,現在外面理事會的形式我們還不清楚,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和金欣他們回大本營和楊禮見上一面!”

    “我贊同張隊的意見,我們可以先見一見楊部長,這樣我們可以先了解一些外面的情況,冒失的沖出去的有可能是羊入虎口!”張效雷把玩著手中的空酒壺說到。

    大家也都紛紛點頭贊同張偉民的提議,接下來的計劃就這么好似在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一樣被定了下來,隨后張偉民看了下手表說到:“大壯你和我值個班,其他的人休息會吧,天亮之后還要繼續,現在必須得充會電!”

    大壯拿起身邊的沖鋒槍走到了已經走到了房間門口張偉民身邊,兩人打開了門走到了門外。憊了很久的隊員們安靜下來沒有一會就很快睡著了,連一只很安靜的陳婉如竟然也發出了輕微的鼾聲,看來隊員們真的是十分疲憊了,自從刀疤男來到孝山之后,連續這幾天隊員們的神經始終都是緊繃著的,能夠得到這片刻的放松和休息對他們來說大家都必須得抓緊時間好好恢復。

    兩個小時過的很快,隊員們被樓下村民們收拾行李的一陣嘈雜給吵醒,陳婉如第一個起身,從隨身的包里取出一瓶水遞到幾乎沒怎么睡著的陳教授面前,陳教授結果了水打開和了幾口,才感覺干澀的喉嚨溫潤了許多,在陳婉如的攙扶下也起身活動起了筋骨。

    殷晨寶也緩緩的醒了過來,今天的他再也沒有了往日的興奮勁,感覺身體十分的酸痛,他一邊活動著自己的頸椎,一片拍醒了還在迷迷糊糊睡這的張效雷,看到張效雷睜開眼睛之后,馬上朝著他抱怨到:“效雷,你這呼聲實在是嚇人了,以前倒沒怎么覺著,害的我都沒怎么睡,這會脖子痛死了!”

    張效雷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本來就不大的眼睛此時幾乎瞇成了一條縫,看這周圍陸陸續續起來的隊員們說到:“我打呼嚕嗎?我好像記得我是不會打呼嚕的!”看著周圍吐手中事看著自己的張效雷,只好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笑。

    這時房間的門被打了開來,張偉民走了進來,一面拍著手一面說到:“大家都精神精神,抓緊時間我們馬上就出發,還有兩公里的路要走,所以大家提起精神再堅持一下,樓下的人已經開始陸續出發了,我們也不能落下!”

    隊員們立刻迅速起身,也顧不得去整理自己,帶好自己隨身的東西之后,就一起走下了樓,此時樓下的村民和那十幾個受困群眾已經跟著金欣組的隊員們出發了,一樓的廠房內只事金欣和一名隊員在門口等著末日行動組的隊員。

    隊員們快步跑上前跟著金欣他們一起走出了廠房,今天的天氣依舊是陰沉沉的,氣溫也比之前下降了好幾度,一走出廠房隊員們都不自覺的裹緊了身上的外套,一個多月之前天氣還沒有現在這么冷,他們穿的制服還是單層的秋款制服,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什么御寒的功效了,花襯衫此時十分想念自己從桂苑小區帶出來的那件黑色羽絨服,由于木屋那邊撤離的緊急沒想到這一丟卻使他成了此時隊員們里最可憐的那一個人了,每個人身上至少還有件夾克,龐隊更是穿著那件和他一起走時就穿在身上的皮夾克,自己現在卻只有一件判襯衫披在身上,他不得不一路小跑了起來讓自己暖和一點,隊員們看著花襯衫跑了起來,也覺得是個取暖的好方法,于是紛紛效仿了起來跟著一起一路小跑的追著前面的村民們。

    受了傷的陳婉如扶著陳教授被大家落在了后面,不過他們的身邊還有姚斐潔和不想這么一早就消耗才剛剛回復一些體力的張效雷。

    此時的張效雷正拿著自己的空酒壺,埋怨著都是因為刀疤男的突然闖入,阿兵給自己的幾壇村民們自己釀的好酒都沒能嘗上一口就這么全部留在了山里,實在是讓人大為不快。

    礙于村名們出城心切,很快走在最前面的村民們已經可以看到挖公路邊上的兩輛特制的大巴車了,就是為了楊禮部隊進城搜救受困群眾專門設計制造的帶有自我防衛系統,可一次運輸80人的大巴,渾身被鋼甲包圍,可以有效抵御喪尸大軍的攻擊,并且最高車速在滿員的情況下是可以達到100-110公里每小時的。

    此處是繞城高速的孝山西側一段,從這里上車的話,要不了半小時車子就可以把村民們送到西南面的安全理事會了。

    村民們陸陸續續開始蹬車了,張偉民看著自己的隊員綁著村民們提行李,扶老人,抱小孩,忙的不亦樂乎,心里感嘆著有這幫兄弟姐妹真的很好。

    點了一支煙來到了正在和司機交流的金欣邊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到:“金隊,你們一會有什么任務嗎?”

    金欣和司機交代了幾句之后就拉著張偉民走到了路邊的一個歪倒了的路牌邊上說到:“這會相信我們了吧,你這么問是有什么計劃嗎?”

    “我和我的隊員們想和你們回一趟你們的大本營,見見楊部長!”張偉民抽了一口煙說到。

    “你看你,昨晚我就是想和你們說這些的,這也是楊部長安排我們出來的時候交代給我們的,我就是打算幫你們把這批村民送上出城的車之后再帶你們會營地的,但是介于你們昨晚對我的不信任我也沒法當下和你們說明情況,現在你們都看到了吧,可以放心的和我一起回營地見楊部長了吧?”金欣略帶這一絲無奈的說到。

    張偉民拍了拍金欣的手臂說到:“都是被這環境給逼的,還請兄弟你不要介意!”

    楊禮微笑著說到:“野戰軍第一人,我怎么會介意你呢,不在這浪費時間了,大巴后面有兩輛運輸車,你帶著你們的人上后面那輛,我和大巴司機安排一下,一會去找你們。”

    張偉民朝著金欣豎著大拇指說了一聲:“謝了兄弟!”就轉身朝著正在上車的人群走去。

    看著村民們都陸陸續續的上車坐好之后,末日行動組的隊員們帶著陳教授站在大巴下面朝著窗內的村民們揮手告別,沒有耽誤一分鐘,兩量大巴車發動了,迅速的朝著西南側的安全理事會駛去。

    看著遠去的車輛,張偉民對著隊員們說到:“我們也算是完成了四阿公的心愿,一個不落的都給送出了城,好了兄弟們,我們上車!”

    隊員們也沒有絲毫猶豫,按照金欣的安排爬上了第二輛運輸車的貨斗,關上了貨斗上的門,等待著車子的出發。

    不一會前車傳來了關門的聲音,車輛發動了,末日行動組的隊員們有序的分成兩排分別貼著貨斗的兩側坐著,車子發動的聲音,加上一路的顛簸,有些隊員頂不住困意來襲,相互依靠著睡著了。

    此時年近70的陳教授也是顯得十分的疲憊,經過這么一夜的折騰,整個人的氣色看起來十分的不好,陳婉如用僅能動的一只手摟著自己的父親讓他靠著自己瘦弱的肩膀睡著,一路上隊員們都因為疲憊變的特別的安靜,連一向又用不完精力的殷晨寶,此時也是緊閉著雙眼在那抓緊時間補起了覺。

    車子大約在路上行駛了20多分鐘,這時身后傳來了別的車輛發動機的聲音。

    末日行動組 最新章節 第章一百三十章 村民出城網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