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987章:一手當空,萬雨莫開(萬二)

作者:易水寒春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對于楚乾坤要在大雨中,和印天齊來上一場男人之間的決斗,軍子等人都沒有阻攔。

    他們知道楚乾坤心中的這根刺,知道在不能真的砍打砍殺的情況下,楚乾坤需要這場決斗的發泄。

    否則,就印天齊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驅車幾百公里,冒著大雨趕到這個地方來。

    大風大雨,倒是很應景。

    雖然大冷天在大大風大雨中打架很瘋狂,卻沒能阻擋楚乾坤和印天齊的熱情。

    停在面包車后面的別克商務被開走了,反真這條路上也暫時沒有車子經過,就在面包車后面的這一塊空地較量了。

    把外衣脫了下來,交給張軍之后,揮手撥開了他撐著的雨傘,站在雨中面對著印天齊。

    沒有過去半分鐘的時間,兩人的身上就完全濕了個通透,眼睛也被雨水迷失,一片模糊。

    “抓緊把。“楚乾坤摸了一把臉上的水:”這雨水可沒有什么好澆的。”

    印天齊雖然心中火熱,但是被雨水當頭一澆之后,整個人清醒和冷靜了不少,早就想動手了。

    他也想通了,不管是輸是贏,總歸是要和楚乾坤打過才知道,早打早結束,早打早知道結果。

    他要為了自己的幸福而戰,想要有個好的結果,就只能一上去就拼盡全力,一搏那個機會。

    所以,楚乾坤的話音剛落,印天齊就憋著一口氣,大喝一聲,快速的沖向楚乾坤,拳頭重重的揮了出去。

    楚乾坤最擅長的就是一腳,按照正常情況,像印天齊這么傻不拉幾的沖向他,他只要腳尖一抬,飛出去一腳就解決戰斗了。

    但是,出于發泄心情的目的,楚乾坤可不想這么快就結束戰斗。

    坐了幾個小時的車,還淋了這么一場大雨,要是就出一腳,豈不是虧大了。

    楚乾坤微微一動的右腳,穩穩的踩在濕漉漉的公路上。

    雙眼微瞇,以阻擋雨水迷眼。

    印天齊拳頭來的速度很快,拳頭帶著雨線,一起揮向了楚乾坤的面頰。

    這明明極快的一拳,在楚乾坤的眼里卻好像慢動作一樣,慢慢的等它到了面前,才不慌不忙的伸手擋了一下,另外一只手順勢一拳沖去,朝著印天齊的面部而去。

    如果用慢動作看的話,就會發現楚乾坤的這一拳揮的十分的隨意,但印天齊卻躲無可躲,他的臉就好像主動迎上楚乾坤的拳頭一樣。

    嘭!

    臉上肌肉震動,印天齊的半邊臉好像變形了一樣的凹陷,脖頸往后仰去,順帶著整個人都往后退去。

    一連踉蹌了好幾步,才穩住了身形。

    而楚乾坤的拳頭,則是紋絲未動的伸在空中,任由雨水敲打,然后在拳頭上匯合,接著順著拳面流落到了地面上。

    而縱觀楚乾坤的全身,都是松松垮垮的站在那里,根本就沒有用力一般。

    就連那伸出去的拳頭,都感覺不到一丁點肌肉繃緊。

    習慣和軍子張軍他們對練的楚乾坤,面對印天齊這種認為自己有幾分力氣的三腳貓,自然是輕松異常了。

    在他眼里,印天齊不但動作緩慢,力道也是弱不禁風。

    印天齊狠狠的摸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用力的甩了甩手,又搖了搖頭。

    似乎是想把頭上的雨水弄干凈,又似乎對剛才的事情有些迷糊,想要讓自己清醒一些。

    剛才的這個回合,在印天齊看來完全是他運氣不好,力道沒有控制好,把自己的臉不小心撞到楚乾坤的拳頭上去了。

    下一個回合,只要他能小心一些,控制好力道和角度肯定不會再有這樣的錯誤。

    楚乾坤右手放于背后,左手往前食指伸出,勾了勾:“你過來呀!”

    對付印天齊一只手足夠了,還是一只左手。

    印天齊嘴角一抽,楚乾坤短短的四個字,讓他感到了吊炸天的狂傲。

    雖然剛才一回合,他落于下風了,但也不用這樣囂張吧!

    過來就過來,怕你啊!

    于是,全身用勁,腳上微微的弓起,他準備借用沖刺的力道,來個加速度,好好的滅一滅楚乾坤的囂張。

    既然這么大的雨都滅不了楚乾坤的氣焰,那就由他來滅。

    只要被他近身,憑借胖一圈的體型,他有很大的信心拿下一局。

    直到現在,印天齊依然以為楚乾坤剛才贏的是僥幸,真實的戰力方面,還是他要強一些。

    主要是楚乾坤看上去太清秀,太瘦弱。

    不熟悉的人,根本沒人會覺得他身上的爆發力,和力道會那么的強悍。

    如果,此時楚乾坤不是勾手指讓印天齊過去,而是撩起衣服露出他的八大肌。

    那么,印天齊肯定會改變他現在的態度,雙手抱拳回他一句:“打擾,告辭!”

    可惜,這世界上沒有那么多的如果。

    印天齊力發腳底,身體如箭一般的沖向楚乾坤,把天空中雨水形成的幕布,硬生生的扯開一道口子。

    隨著他身體的前進,這一道口子以他整個人為起點,快速的劃出了一條通道,如同巨獸的大嘴,撲向楚乾坤。

    仿佛,下一刻就要將楚乾坤吞噬,撕碎。

    看著比之前有了一點進步的印天齊,楚乾坤嘴角揚起,伸出的左手收回,在鼻尖上摸了一把。

    然后一個側身,輕巧的讓過印天齊的拳頭,接著再讓過他的身體。

    楚乾坤等印天齊的整個身體,徹底的超越他的身體之后,繼續順勢的朝著印天齊的屁股上一腳。

    力道依然不大,但是很巧妙。

    盡管印天齊已經很小心的控制力道了,但還是不可避免的撲向了地面。

    避無可避!

    在他驚恐眼睛的注目下,和濕漉漉,泥濘且積水的地面,來了一個全面無縫的親密接觸。

    “噗!”

    嘴巴里泥水流入,鼻子里滿是黃水。

    擔心楚乾坤背后繼續襲擊,印天齊趕緊起身站了起來,嘴巴呸個不停。

    真是邪了他的門!

    接連兩次都被楚乾坤輕易的化解,印天齊突然有了那么一些不自信,對自己之前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摸著臉上的黃水,快速的回味了一下之前的兩個回合。

    印天齊有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楚乾坤人瘦所以靈活,但他相對大個一些,特別這一年的宅男生活,讓他的肚皮有了游泳圈。

    所以這靈動方面,他就不如楚乾坤了。

    既然靈活比不過,那就比力量,以他的噸位,在力量上肯定會有優勢的。

    想法篤定之后,印天齊改變了策略,不再沖刺,不再追求速度加力道。

    他要利用純力量和楚乾坤較量一番,只要打贏了,他就可以躲過這人生的一大劫。

    現在翟一波已經吃了花生米,如果再避過楚乾坤的這一劫,那他這一生就將徹底的變換一種活法。

    拿著翟一波留下的錢財,帶著自己的女人和小孩,過上富裕的生活完全不再話下。

    那個時候,他就成了最后的人生贏家,人財兩得說的就是他。

    印天齊的心里變化,完全反應在了臉上,但由于雨水的關系,楚乾坤并不能仔細的判斷出他臉色變化的細節。

    而此時,一陣大風刮過,雨勢突然加大,豆大的水珠穿成線的往下掉,砸在車頂上和地上的聲音都不一樣了。

    愈發的沉悶。

    楚乾坤抬頭望了望天,水珠掉在臉上,都能感受到一絲疼痛。

    印天齊改變策略的時候,楚乾坤也同樣換了思路,總是順勢而為,根本不能讓他好好的發泄。

    所以印天齊勢大力沉的拳頭沖向他的時候,楚乾坤這次沒有躲避,同樣回了一拳勢大力沉。

    嘭嘭嘭!

    接連三拳,拳拳到拳,拳拳相撞。

    力量的撞擊果然要震撼不少,雨水在兩人的頭頂垂落,然后又被兩人身上的“動風”給震飛了出去,如天女散花一般的朝四周盤旋而出。

    有的水花就此飛向遠處,掉落在地,有的水花又被重新帶了回來,繼續跟著兩人的拳頭征戰。

    傾盡全力的三拳讓印天齊的痛的哀嚎了起來,整個人向后退出,直到后背抵在了他的面包車上,才最終停下。

    出拳的右手下垂,左手托在手臂之下,臉上肌肉抽搐的雨水都無法順暢的流下。

    而如此三拳,對楚乾坤來說輕松的如喝水,只是力量的連續疊加而已。

    一番碰撞之下,不說身體紋絲不動,就是出拳的手也沒有震動多少,筆挺的橫亙在空中,阻擋著雨水的去路。

    一手當空,萬雨莫開!

    “印天齊,怎么樣,還能打不?”楚乾坤嗤笑一聲。

    如果不是雨水太大,他都想仰天大笑,因為他知道印天齊的手腕錯位了。

    這是一個小小的懲戒,是對他當年手臂骨折的對應之仇,還是輕的。

    痛的冷汗直冒,混合子在雨水之中,順著面頰快速的滑落,經過嘴角的時候,甚至能感覺到一點咸味。

    這咸對此時的印天齊來說并不僅僅是咸,而是咸中帶苦,這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之前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啊!

    恐怖之人,果然處處恐怖,看著瘦弱,這戰斗力,身上的爆發力,簡直太嚇人了。

    觀海涼亭,軍子等人的震撼雖然沒有印天齊那么震撼,但還是很感慨的。

    張軍摸著下巴,看著一直伸著手臂的楚乾坤:“組長,以老板現在的戰力,跟你打了十幾個回合,應該沒問題把?”

    “可以,正常對抗三十招以內老板不會落敗的。所以,你再不把心思用在訓練上,恐怕用不了多久,就連老板都打不過了。”

    軍子冷眼了張軍一下,多說了幾句。

    正常的對抗和生死打斗是不一樣的,假如軍子和楚乾坤之間以生死戰論的話,軍子有信心在十招之內就ko楚乾坤。

    但是,生死之戰也往往能激發人的全部潛能,也會大大的增加結局的未知。

    一切既有可能!

    預判的,未必就是最終的!

    弱者未必會輸,強者也不代表就一定能贏!

    “老板雖然厲害,但是想超過我還是不可能的。他又沒有那么多的時間訓練,何況他練身體也是有其他目的的。”

    張軍嘿嘿一笑,還給了軍子一個你懂的眼神。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