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八章 宮宴

作者:花街柳少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三日后。

    太監帶著一堆宮女來到了芳菲殿,四下望了望,果真是如外面傳言,這芳菲殿中除了公主自帶的一個丫鬟,竟然沒有一個宮中下人。

    見顧卿顏看向他,太監收回了四處打量的視線,討好的笑道,“公主殿下,今日是皇上特地為您舉行宮宴,特地讓奴才帶著這些宮女來為公主殿下梳妝打扮,盛裝出席。”

    “不用。”顧卿顏淡漠的拒絕。

    太監臉上的笑意僵直了一下,一時間里竟然沒有分清楚她說的不用是指宮宴還是打扮。

    “我的意思,不用打扮。”見太監實在是愚鈍,她只好善意提醒。

    太監莞爾一笑,指了指身后的宮女們,勸解道,“公主殿下,這宴會的主角畢意是您,您應當好好打扮一番才是。”

    “你是主子還是我是主子?”顧卿顏反問。

    “……”太監無奈,他垂下了頭,畢恭畢敬,“奴才自然是聽從公主殿下的吩咐。只是……今日事關重大,皇上很重視今日的宴會,請殿下體諒。”

    這一次,顧卿顏沒有再和太監多說什么,一個字都沒有,她靜靜地看了一眼太監,便轉身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太監站在原地靜止不動,他暗自咬了咬牙。

    這樂顏公主真是囂張,一點也不像懷安公主!

    柔美溫和,好說話。

    帶著浩浩蕩蕩的宮女隊伍,又回到了御書房,太監刻意做出一副膽顫的模樣,“皇上……奴才勸解過公主殿下,還說這是皇上的吩咐。只是,公主依舊不愿意讓人替她打扮,還將奴才趕了出來,奴才實屬無奈,只好將人和東西帶了回來。”

    皇帝沉默一番,太監本以為會龍顏大怒,卻不曾想到,半晌后,西門瑞揮了揮道,“罷了,顏兒愿意如何便隨了她吧。”

    太監萬萬沒有想到,顧卿顏在西門瑞的心中竟然已經重要到了這種地步,他只得面無表情的回應了一句,隨后又退了下去。

    芳菲殿。

    顧卿顏悠哉悠哉的坐在床沿邊和念念打鬧,似乎今天也只是平淡的一天。

    蓮溪罕見的沒有安靜的待在一邊,而是在屋子里面走來走去,看看這兒,翻翻那兒,從各式各樣紅漆箱子中翻出來精致華麗的珠寶金釵以及華麗的衣裳。

    見蓮溪來回的頻率越來越高,顧卿顏眼睛倒是看的有些乏了,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打趣道,“蓮溪近日是長胖了嗎?”

    蓮溪“……”

    念念也有樣學樣的跟著打了一個哈欠,揉著自己的眼睛,賊賊的看著蓮溪,附和著自己娘親的話,“蓮溪姐姐早就成一個胖姐姐了!”

    蓮溪哭笑不得,在小姐沒有醒過來的時候,她只需要應付一個古靈精怪的小鬼,自小姐醒來后,兩人一搭一唱的調侃自己似乎已經成了常事。

    “小姐,今日的宮宴是皇帝專門為你而設,若是不打扮一下,未免顯得太過不在乎了。”

    顧卿顏捏了捏念念的鼻尖,隨后緩步來到了銅鏡前,左右看看自己的臉,她從一旁拿過面紗戴上,眨巴著雙眸,看著蓮溪,反問道,“我帶著面紗,有誰注意著我?”

    “娘親帶著面紗都好看!”念念發自內心的拍馬屁。

    母子二人對視一眼,相互看著對方笑了笑,想說的話都在眼中。

    蓮溪心底微微嘆氣,不知道自己是跟著怎樣的一對母子。

    她只好無奈地從箱子里面拿出了一件紅色的衣裳,比起顧卿顏身上穿的這一件自然要華麗許多。

    蓮溪提著長長的衣服抖了抖,鑲嵌在衣裙上的珍珠在泛著暖意的陽光下閃著亮光。

    “小姐,不如穿這件吧?”蓮溪瞥了一眼放在箱子里面花花綠綠的衣服,抱怨道,“小姐,皇帝都不知道小姐只穿紅色的衣服,送這么多亂七八遭的衣服過來,卻只有這一件是紅色的。”

    “呵呵,這又何妨?”顧卿顏抿唇笑了笑,她抬手指了指自己放在床邊的一個包袱,她穿自己的衣服就好,又何須穿他人準備的呢?

    “小姐,再過一個時辰,宴會便要開始了,現在開始準備?”蓮溪抱著已經選好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詢問。

    顧卿顏怎會不知蓮溪的所想,懶懶的擺了擺手,又回到了床邊坐著,兩條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衣擺拖著地上,從一旁摸出古籍,若無其事的看了起來。

    蓮溪欲哭無淚,她有些凄慘的捧著手中的衣服,勸道,“小姐,快換上吧,我們畢竟是在西玄皇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讓人說閑話。”

    顧卿顏冷冷的哼了哼,即使西門瑞是她的親生父親那又怎樣,她對這公主的身份不稀罕,對西門瑞也不稀罕,她稀罕的,只有自己心中想要守護的東西罷了。

    “不用管他,我高興怎樣就怎樣。”

    蓮溪無奈,只好放下手中的衣服。

    宴會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歌姬和舞姬們,早已經準備好了,各自使出了自己的技藝,期許著自己可以在萬花叢中被某個貴族給看上。

    今日雖然說是宮宴,但除了皇室中人,還有不少朝中重要大臣帶著妻室也來了。

    隨著站在門口的太監報入場的名字越來越多,空著的座位越來越少,到后面,甚至是西門瑞都出現了,場下還空著一個位子。

    眾人的目光在西門瑞和那一個空位子上掃來掃去,心中咯噔一想,總覺得一場宮宴跟以往的宮宴終究是不同的。

    但,西門瑞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無奈的嘆氣,欣賞著下面的表演。

    對這顧卿顏的遲到沒有任何的不滿。

    這樂顏公主,真是一個囂張!

    所有人都清楚,這是皇帝與靈妃的女兒,自然是最受寵的公主,這樣一想,便也有了對比,各色的眼光看向了一直沉默著的西門心。

    西門心感受到了眾人的視線,對還沒有出現的樂顏公主的恨意更加深了,她暗自咬牙,面上卻只能做的完美無缺,粉嫩的嘴角帶著一抹得體的笑,完全不為外界所影響。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