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四章 母女話

作者:江心一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當下將這些同燕岐晟一講,燕岐晟點頭道,

    “即是如此,還是聽岳父他老人家的意思,先收拾一間宅子給他們住下,以后的事兒從長計議就是!”

    于蒲國公而言便是養著岳父一家老少也是不在話下,只想來以岳父的脾氣必也不會答應,倒不如聽長真的話,待他們到此處再議。

    小夫妻收拾一番便去了前院見燕韞淓,燕韞淓聞言更是笑道,

    “即是親家翁一家要過來,倒不如就住在這園子里,一家子倒也熱鬧!”

    這臨翠園占地極大,慢說是兩家人,便是十家人也是盡管夠住的。

    穆紅鸞笑著謝過公爹的好意,說起穆大想來臨安城的打算,又說了寶生要讀書科舉之事,燕韞淓點了頭道,

    “那還是等親家翁到了臨安再議……”

    又吩咐燕岐晟道,

    “派了你的人早早的出去迎,你也要去!”

    燕岐晟點頭答應,穆紅鸞想了想將那顧遠堂一路護送穆家人到臨安的事兒提起,燕韞淓點頭道,

    “前頭長青倒是與我說過此事,待到顧遠堂到臨安我們再做計較!”

    穆紅鸞與燕岐晟都點頭應是。

    一來是因著燕岐晟得勝回歸,二來又是因著娘家人要搬來臨安,穆紅鸞自是歡喜不已,連著幾日與燕岐晟守在一處,對他是小意溫存,乖順聽教,小夫妻如膠似漆黏在一處,倒是讓燕岐晟是享盡了艷福,待到歸營這日卻是只想賴在家中,再不出去。

    不由的心中暗嘆,

    “都說溫柔鄉乃是英雄冢,古人誠不欺我!”

    只雖百般不舍,卻只得打起精神離了嬌妻回轉拱西大營與一幫糙漢子廝混去。

    穆紅鸞送走了丈夫,便一面打理家中庶務,一面親自帶了人挑選臨時落腳的宅子。

    這一回穆大夫婦到來,身邊只帶了寶玉與四丫,二丫與三丫卻是由穆大作主嫁在了太原,穆紅鸞人在臨安也不得脫身,只備了厚禮送過去。

    二丫自是嫁了一心喜歡之人,三丫卻是自家選了太原城外莊戶人家,穆大自跑起了馬幫,家底子厚了不少,自也不會虧待兩個女兒,又有穆紅鸞遠自臨安送來的添妝,說是添妝比起嫁妝來也是只多不少,二丫、三丫嫁過去總歸婆家要高看幾分,穆家這一走對兩個女兒倒也是放心的。

    這廂穆紅鸞等著盼著,總算是收到了寶生的第二封信,卻是已路途過半,還有一月左右便能到了,只寫信時是用一月,路上送信的還跑了十來日,算來也用不了多少時日了。

    穆紅鸞接信大喜,便去稟了公爹要親自前往接應。燕韞淓自是笑著點頭

    “送了信給長青去,讓他告假出營與你一同前去!”

    “是,公爹!”

    果然送了信給燕岐晟,燕岐晟接信出營回到府上,第二日便同穆紅鸞帶了人出發。一路沿官道前行,奔出去十日果然在寶山鎮上接到了穆大一家。

    自嫁出門后穆紅鸞與家人只得書信來往,便是回趟娘家也是來去匆匆,雖彼此都知曉對方近況,但總歸比不上親眼所見來得真切,這一回急忙忙趕過來,進了福來客棧,蹬蹬蹬當先跑上了樓,得信兒的穆氏夫妻正搶步出來,這一回卻是楊三娘子搶在了丈夫前頭,過來一把抱了穆紅鸞,

    “我的紅妞兒……”

    一句話未說卻是眼淚珠子便掉了下來,

    “我的紅妞兒啊……”

    “娘……”

    穆紅鸞原不是那柔弱性子的人,被她這般抱著一哭,自家也忍不住紅了眼。

    她二世為人,卻是都好在父母爹娘對她是真心的疼愛,離得遠倒還不覺著,如今見著了親娘,也是忍不住眼淚婆娑。

    穆大見著女兒也是心里歡喜,只現下還在人來人往的客棧之中,母女倆這般作態引人注目,忙沉聲道,

    “他娘,我們進去再說話!”

    楊三娘子緊緊拉了穆紅鸞的手,一面抹淚一面笑道,

    “正是……我們進屋去說話!”

    拉了穆紅鸞進去,寶生與四丫也迎了上來,

    “大姐!”

    “大姐!”

    兩人齊刷刷立在面前,寶生又長個子了,卻是竄得比穆紅鸞還要高些了,這小子如今也是俊秀斯文的讀書人模樣,只那雙滴溜亂轉的眼兒,一看就是不安生的主兒。

    四丫也長高了,五官肖似楊三娘子,卻仍是白白胖胖的樣兒。

    穆紅鸞笑著摟了四丫過來道,

    “四丫如今也長大了!”

    楊三娘子拉了她坐下來,瞪了一對小兒女道,

    “老大,你是不知曉,這兩個小的仗著你們都出嫁了,家里無人管束,背著我不知鬧出多少事兒來,這回到了臨安……我看你們還怎么野!”

    后頭一句卻是沖著兩小說的,四丫與寶生都是嘿嘿一笑,若說是來臨安這繁華都城天子腳下,他們自然是千肯萬肯的,但若說是來給大姐管教,兩人心里都是有些發怵的。

    穆紅鸞斜眼瞄了眼兩個縮頭縮腦的弟妹,對楊三娘子笑道,

    “娘,你放心,有我在呢……”

    不說寶生與四丫后頸發寒,那頭燕岐晟已經與穆大見過禮了,又過來拜見楊三娘子,楊三娘子見了越發高大威武,氣宇軒昂的大女婿,是笑得見牙不見眼,當下忙要拉他坐下,穆大卻沉聲道,

    “長青,這一回顧家二爺也同我們一起入京……”

    顧遠堂入京卻是隱匿了行藏,竟是扮做了穆家隨行的馬夫,燕岐晟在客棧馬廄之中,見著正在洗刷馬匹的顧遠堂卻是有些微微的吃驚。

    顧遠堂上來拱手行禮,

    “世子爺,顧某此行實在冒昧,還請世子爺見諒!”

    燕岐晟拱手回禮道,

    “顧爺在河東道上威名遠播,燕某人也是久有耳聞,今日一見果是名不虛傳,久仰久仰!”

    說實話,顧遠堂扮個馬夫實在有些不像,身形打扮權且不說,只他那一雙利眼實在就不是下力巴人能有的,不過他能為了見燕氏父子一面甘做如此打扮,想來所圖非小。

    顧遠堂本抱著也是被逼得無法才出此下策,見蒲國公府世子言語間竟是十分客氣,當下忙道,

    “世子爺實在客氣,顧某人不過鄉野莽夫,些許的名聲也是綠林道上朋友們給些薄面,不敢在世子爺面前稱大……”

    兩人寒暄幾句,倒也都是心照不宣,一個有心攀附,一個也是有心拉攏,只話不能在這處說,還需到了臨安城見著國公爺再講。

    當晚蒲國公府的人住在了這客棧之中,第二日便一同趕往臨安。

    這一路上穆紅鸞棄馬就車,坐在馬車之中與楊三娘子說不完的話,問起來自家那兩個出嫁的妹子,楊三娘子也是嘆了一口氣,穆紅鸞見她眉宇間似是有些愁意,便開口問道,

    “娘,可是妹妹們嫁過去可是有甚不如意?”

    楊三娘子拉了她的手嘆道,

    “做女人就是這個命,生了你們這幾個,在太原時又掛著你,到臨安了又掛心著她們……”

    頓了頓道,

    “二丫、三丫嫁得倒算好,三丫那性子有一半似你,我倒是不擔心,且三丫嫁到那謝貴家里,雖說是莊戶人家,但家中良田不少還有山地,雇了人耕種,只要好好過日子,總歸不會差了……”

    即是不擔心三丫便是擔心二丫了,穆紅鸞想起前頭回太原時,姐妹兩人夜半私語的情形,

    “那劉秀才不是二丫心里喜歡的么?”

    楊三娘子應道,

    “正是因著心里喜歡,我才放心不下,二丫耳根子軟和,再又真心喜歡那劉璟,若是被人迷昏了頭,只怕甚么都肯給出去……想當初我也是不同意這門親事的!”

    這事兒自然穆紅鸞也是知曉的,楊三娘子湊到穆紅鸞耳邊悄聲道,

    “紅妞兒,你是這家里的老大,有些事兒小的幾個不知曉,你卻是要知道的……”

    “哦……娘你要說甚么?”

    楊三娘子道,

    “你出嫁時自是不必說了,三丫出嫁時我私下里給了一千兩銀子,二丫我卻只給了五百兩……”

    穆紅鸞一挑眉頭,

    “娘……你這是……”

    總歸家里姐妹多,父母一碗水端平了以后才少爭端。

    楊三娘子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只她卻有她的道理,

    “謝貴那一家子雖說一輩兒的兄弟五六個,但他是排在三,不上不下的,有事輪不到他們出頭,三丫多些銀子壓箱底,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便是,二丫不同……劉璟是老大,讀書也是費銀子的事,偏他家里底子薄,有事只怕還要二丫出頭的時候多,我是怕那丫頭被人哄一哄就昏了頭拿銀子出來貼補,便扣了她一半的銀子,言明以后若是真遇上了急事才能回娘家來……”

    以楊三娘子的意思,他們如今倒不在乎這點子銀子,但也不能讓劉家輕易的到了手,二丫心軟,她這當娘的便要手頭拿緊了,那劉秀才再有出息也要記得微末之時是岳家伸了手的。

    扣下二丫的銀子便是為了這個,要知曉做丈夫的從妻子手里拿銀子,與做女婿的從岳家手里拿銀子可是兩回事兒,總不能讓穆家出了銀子還不讓人念好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